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优美的语言

7已有 490 次阅读  2021-10-18 21:09
随便写了一篇短文谈到歌剧。有人发表看法:“看不懂西方格局,印象里就是一群男女胖子,在台上扯着嗓子鬼哭狼嚎,每个人肺活量都很惊人,分贝大的能把狼吓跑。图兰朵的故事情节,也理解不了,感觉荒诞不经。这只是西方人臆想的中国魔幻故事”。

想像古代希腊人和罗马人在依山而建的半圆形剧场演出,大多数是悲剧,观众几千人,没有扩音器,要大家都听到,怎么办,演员只好拔高声音。

同样的语言,有的人说起来优美动听,有的人说得怪声怪气嘈杂难听。上海人说起话来很夸张,尽管我听不懂。北京人说话一股胡同串子口音,有居高临下皇城遗风,但是,虎妞的口气真的有人喜欢吗?吴侬软语也许好听一些,至少书文中常有类似描述,可是听不懂也确实大打折扣,况且我的同学中也没有林黛玉。

巴黎女人说法语很动听,也许不止巴黎是这样,尤其是女中音更好。最好的对比是加拿大魁北克一带的法语,他们的祖先是17世纪从法国乡下移民过来的,所以保留了方言特色,相对而言听起来就大为逊色。我在北京专门学法语时,第一个外教是加拿大人,他的法语很难懂。好在也许什么人反映了,过了两个月换成法国人。

像意大利歌剧,听不懂歌词也可以喜欢。贝多芬的交响曲,不懂音乐的人也会喜欢。

以前冬天能吃到草莓的人,是皇帝是贵族,像路易14,他的火头军大臣在凡尔赛宫外的一块地上做了玻璃温室,冬天就可以收获草莓了。

我们现在也可以吃到,但是我们不是贵族。
音乐歌剧以前是贵族的雅兴。现在也是人人可以欣赏。
中国人的行事方式很奇怪,拼命要子女学钢琴小提琴,却不大听古典音乐。

音乐也可以说是一种形而上的东西,代表了超越现实(也许是逃避现实)的理想。打个比方,德国哲学家叔本华和尼采,他们的理念足够形而上吧。奥地利指挥家作曲家马勒也学他们的哲学,形而上对他的作曲能没有帮助吗?如果你不喜欢或者不屑于理解叔本华和尼采,也不喜欢马勒,是他们的错吗?

法国作曲家伯瞭滋在世时他的作品并不受欢迎,他还特多情,爱上了一个爱尔兰女演员,演莎士比亚戏剧的,这女演员后来欠了很多债,伯瞭滋写了很多曲子就是为了追到她,最后虽然追到了,伯瞭滋赚钱不多还得帮妻子还债,可以想像人生的艰难。他们只有一个儿子,法国当时插手墨西哥的事,扶植傀儡皇帝,跟墨西哥闹独立的人打仗,这个儿子参战,死于黄热病。
伯瞭滋家境优越,父亲要他学医,他却对音乐感兴趣,如此就走上一条艰难困苦之路。

西方格局是什么?中国人喜欢说真金不怕火来炼,可是谁愿意在烈火中炼一炼呢?贝多芬,莫札特,普奇尼,瓦格纳,马勒,伯瞭滋这些音乐家就经过火炼-把矿砂变成真金。

10/18/2021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