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2

    美国大撒币

    债务经济,政府开支超过税收,从小布施时代就开始了,比较典型的是,把军费开支一下子从大约三千亿美元提高到六千亿美元,从此之后不降下来。纵然二十年后,美国的联邦税收也只有三万多亿美元。 小布施和割林斯潘造成的金融危机,导致美国发债一跃千里。历史昭然,不必详述。 去年瘟疫爆发,政府到底发了多少债我也不知
    20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7
    分享

    美国的伟大

    思想 2021-01-20 21:44
    川普的“让美国再伟大”成了落毛的凤凰,赤裸的笑话。 可是,有时想起伟大这个概念,是很值得澄清的。 媒体,和好莱坞电影,很喜欢制造偶像,什么里根伟大,我看不出里根多么伟大。比如说里根经济,感觉就是现代债务经济的起点。苏联垮台是里根伟大的结果?可是,那是因为苏联不够伟大,自己把自己整垮了,本来俄国就是
  • 7
    分享

    川普瘟疫四年

    思想 2021-01-19 21:22

    川普瘟疫四年

    瘟疫川普当政四年,明天终于完蛋。 不要忘记他在2017年1月20日上任演说时如何悲惨描述美国: “But for too many of our citizens, a different reality exists: Mothers and children trapped in poverty in our inner cities; rusted-out factories scattered like tombstones across the landscape of our nation
  • 5
    圣人伊纳修·罗耀拉(Ignatius of Loyola)于1540年在罗马创立了耶稣会,耶稣会会友都是学问精英,他们奉行苦行主义,但是苦行也得活着,他们又不像传统苦行教派那样在修道院苦行,就创立了很多学校,当老师。这些学校,为法国带来了巨大的进步主义,从文学到科学,从笛卡儿到伏尔泰,成就如雷贯耳。 但是,耶稣会如此成功
  • 7
    川是邪恶的代表。2016年大选勉强获胜,俄罗斯痛恨奥巴马希拉利输出颜色革命以及惩罚俄罗斯夺回克里米亚,便成功窃密抹黑民主党以及希拉利帮助川普。此外川普搞洗脑宣传很成功,骗得铁锈带蓝领白人以及农民白人选民。奥巴马通过医保改革导致纳税人税负增加医保价格高涨而惹怒不少选民。共和党种种抹黑希拉利也很成功。希拉
  • 6
    法国旧制度,就是君主“绝对权力”。人分三个等级:教士,贵族,平民。资产阶级也属于平民。 教士,贵族,占人口1%,拥有绝对权力。资产阶级虽是平民,但是很有影响力,跟前两个阶层拥有最多财富,却不交税。 路易14建凡尔赛宫花了很多钱,屡屡战争,花了很多钱。到路易16时,拉法叶特等贵族,支援美国独立事业,最后
  • 7
    去年涉及到瘟疫和大选而导致诸多网络争吵,我的结论是人们的价值观大不相同,很难说服别人认同你的价值观。但是,因此常常想到价值问题,既然如此,就总结一下对价值问题的思考。 所有动物都不知不觉受到某种价值驱使。本质上这是自然竞争适者生存的表现。价值可以理解为一种为自己带来某种好处的观念。 既然所有
  • 6
    分享

    The Year

    思想 2020-12-31 20:55
    The Year Ella Wheeler Wilcox What can be said in New Year rhymes,  That’s not been said a thousand times?  The new years come, the old years go,  We know we dream, we dream we know.  We rise up laughing with the light,  We lie down weeping with the night. 
  • 5
    分享

    2020

    思想 2020-12-30 13:17
    说得简单一点。 人们会说这是多么糟糕的一年。 本质上本来就很糟,只是满身脓疮被粉饰成玫瑰花加身, 突然一阵瘟疫之风吹开了玫瑰朵朵。 川普当选了,粉丝会吹他是天选之人, 大选之年,来了百年一遇大瘟疫, 他这个满身脓疮却装作天选的家伙, 却没有人说他受到天谴, 说明政治正确还是主流, 无论如何,结果
  • 3
    分享

    写小说

    思想 2020-12-25 00:17
    那天喝一点酒想起是不是可以写小说。 酒并非是唯一的催化剂,也许谁都可以在20岁时想写小说,只是一种冲动。 酒后的冲动和清醒冲动不完全一样,清醒冲动是建立在较少但是清晰的逻辑上。酒后冲动有可能是整合了更多模糊信息。 不管怎样,做梦并非不理性。假如你做这样的梦,那么你就有可能探索一下。 前些天谈到莫里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