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捕梦

3已有 5230 次阅读  2010-03-19 11:44
    我一进这个临时设在小镇旁一大片绿地上的工艺品市场,就被那老印第安人抓住了视线。他的面前铺了一块毡子,摆着许多手织的饰带,一些皮制的小口袋,还有串着绿松石的银首饰。他一定过了七十了,满脸的皱纹,花白的头发虽然稀疏,依旧编成两条辫子垂在两肩,一根细细的皮带子在前额打了个结。他低眉颔首,眯缝着眼,手里忙不停地在编织。

  时下的十几岁少年人中,正流行在腕上系一条印第安手工织饰带,据说这可以带来幸运。如果送一条给自己心仪的男女朋友,也许可以栓住他或她的心。无论是什么年代,什么地方,人在情感上,总愿意求助于古老的道具的魔力,这种带子在中学生手腕上普遍的程度,可知印第安人这个生意相当不俗。我蹲下身,拣起一条带子,仔细地观看这手工编织的几何图形,几只黑、白、橘黄、天蓝颜色和谐的搭配在一起,我感觉它们很精致。

  同来的朋友莉莉推一下我的肩,说:“喜欢吗?我们挑几条吧,我来付钱。”
  我笑了:“不过是看看,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你也当真?”
  
  我站起身,随即被老人身后的树干上那条绳子上挂的东西吸引了。那一定是用树枝做成的一个圆形的框子,上面用线绕成网状,在网上缀着几片羽毛和一些小珠子。
  “这是什么?”我问老人。
  老人回头看看那些网,眯缝着眼对我说:“这是我们印第安人的捕梦网。(dream catcher)”他看见我有了兴趣,就仔细对我介绍起来。

  原来这个圆环是用柳枝做成,再用仙人掌的刺作针,在环上钻孔。然後用一种叫世纪植物的纤维在孔中来回穿绕,仿效蜘蛛的织网做成一张人工的网。这种世纪植物现在也少了,它们要一百年才开一次花呢。网上的羽毛是来自印第安人视为神灵的鹞鹰,珠子是用贝壳、珊瑚、绿松石打磨出来的,真正印第安人的捕梦网制作并不容易。他们用来挂在窗沿,阻挡恶梦进来,防止好梦泄漏出走。
“真的吗?”莉莉不太相信地问。
  老人打量着莉莉,慢慢地摇摇头。然後又点点头:“你有麻烦呢!你在希望我告诉你真实的话,因为你需要帮助。”
  莉莉顿时涨红了脸,急切地问:“真的?你说我有麻烦?”
  老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伸手从绳子上摘下一个网,爱惜地抚摩着最长的那根羽毛,指点给莉莉看:“这是大地和天空的儿子,鹞鹰身上来的。它有神秘的力量可以给你帮助。”
  从莉莉忙不叠地掏钱,几乎不加思索很快地买下了这个网这付神情看来,她八成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原本对这些网有兴趣的我,却突然觉得索然了,也许是看起来比较顺眼的那个,已经被莉莉拿在手中了。想象中这是一个小 女孩精心编织的,里面不知道缠绕着多少捕梦者的心意呢。

  印第安老人见我无动于衷地转身想要离去,他不客气地喊住我:“站住!girl!”
  我回头看见老人的眼睁开了,眼光晶亮直视着我。
“你是不信的?!”他似乎有点忿慨,“你要懂得敬畏呀。”
  我觉得全身如芒在背,他是为了生意经还是为了他信奉的道理没有被我敬畏?这瞬间我心思转了千百回,觉得没有必要为自己耳中添些不中听的话,不就是出来玩的嘛。得了!我转回到老人的地摊旁,向他微微笑一下,心中息事宁人地想买一件什么吧。
   老人毫不掩饰他的欣喜,突然来了劲儿,开始对我讲捕梦网神秘力量的事。见我不置可否地管自己在他的毡子上挑选首饰,他正色告诉我:“你呀,太相信自己了。Girl,你会遇到许多难圆的美梦。你要寻找一辈子……”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闪着狡诘的光,急速的搜索着我的反应。
  我思索着,想到梦------无论是出现在我们睡眠中的超现实,还是白日里美化心间的野心,在过着原始生活的印第安人心中和在现代大都会节奏中生活的我们,好象并不相去很远。来无踪,去无影,混混沌沌的梦,要分出其中的好坏,谈何容易?中国人自古就有多少详梦的书,这是个没有结论的现象。
  我只是朝老人笑着,拿起刚挑选好的一条项链,银色的链子串上几粒蓝色松石的小珠子,坠子是一个银色的小乌龟。老人的生意总是做成了吧?他不必这么地用语言咒我,我想。
  收完了钱,老人的眼光似乎低顺了不少。我依旧打量着那些网,这些印第安人在保留区生活,依靠政府的补助,几乎不事生产,并且酗酒成风。能够做些工艺品出来卖的人,都是很勤劳的人了。现代文明和科学已经快要把印第安人的生机赶尽杀绝了,这一张张小网,似乎也只能网住一点点稀薄的神话的影子而已。
  在我离去前,老人依然盯住我,突然从口里再追加一句话:“你会後悔的!girl!一定!”

  后来,我在许多旅游点的卖纪念品的店里都看见过这种捕梦网,色彩漂亮,显得很摩登。已然没有老印第安人的那网的泥土气。想来它们的出路也只是被人挂在货架上或挂在墙上当装饰品,没有人会知道悬挂在窗沿的缘由,捕梦网只是一种商品,也失去了它原来的意义。

  我到过一些印第安人的保留区,极少数的地方因为政府的免税优惠,建起了豪华的赌场,成了滚滚不绝的财源。多数的保留区,依然贫困与荒凉,在大太阳下看去,就是一片沙不沙,土不土,连仙人掌都生长得很少的荒原。沙尘吹来的种子,如果能生长,发芽,出现一点绿色,就象是老天的惠顾。他们只顺着天意在生活。

  我的生活里常有起伏,那老人的话虽然没有让我信服之处,却如附骨一般随着我的意念,时不时地要出现。说不上后来有没有後悔,我依然有好多好多的梦,好梦难追却象是现实中常会遇到的。

  唯一可以告慰的是莉莉,她当时失去的男朋友后来又回头,从此以後就再也没有波折。她的那个捕梦网,至今好好地挂在应该挂的地方,常常在风中摇曳,给她幸运的感觉,这个网终究不能说完全是虚幻的构成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